苏青什么是最大的危险?

时间:2020-11-27 21:35 来源:seo 作者:小可爱科技知识网 点击量:

苏青什么是最大的危险?

  什么是最大的危险?2010-11-6

  什么是最大的危险?在中国“改革开放继续深入发展”的关键时刻,目前“主体思想传媒”上有两种说法。

  一曰:“腐败是执政党的最大危险”。 “这个问题解决不好,政权的性质就会改变,就会‘人亡政息’,这是我们面临的极为严峻的重大考验。”(《财经杂志》22期《政改是反腐治本之路》一文引用温家宝之说)。

  二曰:“澄清民主政治建设问题上的错误观点,抵制敌对势力西化和分化的图谋,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引领和整合多样化的思想观念和社会思潮”。( 今年第16期《求是》杂志发表署名“秋石”的文章?人民日报10月20发表署名“秋实”的文章)之说。

  按前者一说,执政党内部的“腐败”, 执政党在民众中的形象和信任度,关系到执政党继续执政与否。“腐败”没有“阶级性”,也不存在“姓东”“姓西”“姓马”“姓毛”“姓列”“姓斯”,甚至“姓封”“姓资”“姓社”。自人类有“剩余产品”以来就有“腐败”,反腐败也就开始,朝朝代代统治者无不为之痛心疾首,但政体决定了他们反腐的效果。他们为着权贵集团的利益,又在体制改革上怕失去权柄,结果走上不归黄泉路是其必然结局。“腐败”时时处处无不存在,只是多少和严重程度而已。它直接威胁到统治集团的存亡,甚至是“改朝换代”的导火索。国家的兴亡直接与腐败密切相关,或者说“人亡政息”,即“朝纲乱政亦乱,政乱而国衰”,其忧有因,或是范仲淹之感慨:“天下之忧而忧”!故此, 任何掌权阶级都必须“反腐”,“反腐”没有阶级性。

  后者之说,即“民主”有“姓甚名谁,家住哪里?”等等之类,马克思在反对查封“莱茵报”呼唤“民主” 时似乎没有“民主姓氏”,而是反对专制主义的“报禁”;列宁在掌控国家机器大权之后,为着巩固其政权而宣扬“无产阶级专政”才突显这个“民主姓氏”。如此说明,所谓“民主姓氏”只是为着推行执政党的纲领和理念,为其执政党“抵制敌对势力西化和分化的图谋”,那么只要坚持“姓社”,“ 国家兴亡匹夫无责”,很有“阶级性”。

  主张“西化”者,敌对势力也。 “主张西化者”中国早已有之,从“大清王朝”的光绪皇帝,李鸿章为代表的部分政要,到康有为为首的“戊戌变法”,变法失败被杀的“六君子”,孙中山、胡适之流,早期的李大钊、瞿秋白、鲁迅,居然还有不留苏而留法的周恩来、邓小平、陈毅等等。他们当年大概不是为“政党图强”而是为“民富国强”的一种朴素思想,还没有“梁效”及其后继者们那么高的觉悟吧!

  反对“西化”的“革命”势力亦有之,乾隆皇帝“我大清王朝地大物博,岂容区区蛮夷西化我一统天朝?”;慈禧太后为首的顽固派几位掌握实权的恭亲王、庆亲王对外当孙子,内斗充老子,在被“西夷”打得落荒而逃之后,为着权贵私欲巩固那摇摇欲坠的“天朝”,曾提出臭名昭著的八字方针“容忍(把变法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控制(控制北京及其周围的军权)、观察(看光绪西化走多远)、动手(一旦变法触及到清廷王公贵族利益,即刻动手镇压)”。哈哈,有人说“历史常常重复”,旧版新版何其相似!

  “敌对势力”是谁?:主张“西化”者,一切反对本“西太后”者,甚至与本“西太后”的观点对立者。“引领和整合多样化的思想观念和社会思潮”, “只此一家,别无分店”,一言堂的霸王独裁肖像是她自己画的。

  这“梁效笔杆子”的“正确性”有明显的时间和空间性,此亦即是非,彼亦即是非。“梁效”当年那穷凶极恶的“正确”有几何?步后尘者有之。但历史却如此无情地嘲笑着“梁效们”!

  “恐西症”似乎有点“狼来了”的童话故事味道。当“梁效们”第一次喊“狼来了”之际,中国大陆有很多人相信而跟着“逃命”,包括本人;再重复“狼来了”,未必也包括本人。因为那个年代“贫下中农”出生的我,苏青不管“狼”来没来,甚至逃没逃, “十载寒窗”苦苦地挣扎在饥饿线上,带着一线希望而读书,熬到毕业端上了“铁饭碗”。我唯一庆幸的是吃上“皇粮”,很多同龄人一直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地熬到“改革开放”。现在,虽然我在他们中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知足知足——起码不再是“样样都定量——盐巴豆油麸醋酱”。他们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雨,真是“赫鲁晓夫似的共产主义——土豆烧牛肉,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他们那刻着风尘岁月皱纹的脸上绽开了欢乐的喜悦——战战兢兢地说“改革开放好啊,再把大小贪官整一整更妙诶!”

  另外,“日本帝国主义”一个小小的岛国,二战一败涂地,百废待兴,被美帝国主义占领,是联合国管制的“牛鬼蛇神”,竟百业具兴,跃居世界经济强国,既没有像“苏修”管制的“东德”充当“社会主义大家庭”哥们儿那样狼狈不堪,也没有沦为美帝国主义的奴才,黄脸瓜儿也有自己民族的尊严!这或许是“敌对势力西化”的恶果吧!

  中国,由于“中国经历了2000多年封建社会,资本主义没有得到过充分的发展,我们的社会主义是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基础上开始建设的。”——【《叶剑英选集》P 501】“肃清思想政治方面的封建主义残余影响这个任务,因为我们对它的重要性估计不足,以后很快转入社会主义革命,所以没有能够完成。——【.邓小平文选(第2卷)[M].第2版. (P347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摘自:“马列主义研究网” 】“1978年6月10日,经胡耀邦审阅的一篇关于民主与法制的文章中说“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是从一个没有民主传统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脱胎而来的。”——摘自《南方周末》

  故此,反“民主”的专政主义者视民主为洪水猛兽,以种种借口抵制民主的思潮随时冒头是不难解释的社会现象。相信中国不会重演“裴多芬俱乐部事件”!

  谁是最大的危险?历史将作公正的裁决,鼓噪一时的“梁效们”可以休矣!

当前位置:主页 > 生物学知识 >

声明:本文小可爱科技知识网整理不代表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原文,点击还能查看更多的文章;本文网址: http://www.kozbods.com/shengwu/7626.html

围观: 次 | 责任编辑:小可爱科技知识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