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道北京为何成为首都?

时间:2020-11-26 07:15 来源:seo 作者:小可爱科技知识网 点击量:

奇道北京为何成为首都?

  虽然作为一个北京人民我强烈希望迁都,但是纵观你朝四境,能堪此大任还能活下来的地方恐怕不多。

  当年定都时曾经讨论过天朝的四大古都,东京洛阳,西京西安,南京金陵,北京北平。前俩基本上是千年之前的朝代的都城,或许比较残破,随着地理条件的变化已经不适合当首都了。(据扯)

  南京乃党国旧都,且处在党国实际操控的区域,这个情况下直接把首都设置在那里,尤其是国军尚未肃清,全国人民对南京国民政府怨声载道时,迁都南京有些不妥。那种感觉就像换了一批人还这样的赶脚。

  另外不是黑,定都南京的都城一般比较偏安命短,大多也容易出现城破屠城焚城的惨剧。

  那四大古都里只剩下的北京了。

  其实当年也考虑过巴蜀之地,因为有战略纵深,与当时“第三次世界大战马上就要开始咯“的观点有关,的不过据扯某地质学家嘟囔了句这地方处于地震带,作罢。

  古代史里,北京多少算个古都,春秋战国时期燕国都城,建城史3000多年。多少说的过去。

  近现代北京就算不是政治中心也常年是全国的文化中心,北方的政治中心。民国几大院校北京常常能占到一半。

  政治上北京近代史清朝和北洋的首都。五四运动的发源地,内战十大游行一半在此。而且据扯离苏联老大哥近,出事好找人。

  玄学上,据扯北京处在休门,适合休养生息,止戈不战,而且坐北朝南,依山抱水。城墙没拆时有八臂哪吒阵忽悠,城建符合天象。还被朱熹赞誉为天下第一风水。。。总之就是各种夸。

  总而言之就是,北京当了首都,除了当时形势因素外,并非是因为他多好才当了首都,而是因为他没差到哪里去,口碑还不错。

  其实迁去西安也不错。我挺支持的。

  建国初期,东北华北甚至山东地区是中共的基本盘,故北京最适合。

  而西安当时西北太穷困了,定都西安对控制东北极其不利。

  故北京是中共最适合的首都选择。

  其实,按照地缘板块来看,如果可以收回外蒙古,平津地区也是中国最理想的政治中心。

  当然,如果可以吃了日本,控制东南亚,那南京的地位又要进一步提高。

  如果要稳定图强,北京是最好的选择,关键控制朝鲜半岛和收回外蒙古。

  如果要以海制陆,那江南南京是第一选择,但前提是起码台湾要在手中,目标是控制日本。

  如果要控制整个欧亚大陆,那西安则是最好的选择,但前提是已经控制朝鲜半岛收回外蒙古,控制日本和东南亚,东方防御圈被成功构建。

  以国力要求看,北京小于南京小于西安,在如今环境下,北京确实是最好的选择。虽然,我更喜欢南京这个城市。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激昂地宣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公告》。北京,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已经有61年历史。正式决定首都设在北平是在1949年3月召开的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提出的。毛泽东指出:“我们希望四月或五月占领南京,然后在北平召集政治协商会议,成立联合政府,并定都北平。”你可知道,中共中央领导人当时为何选择北平作为新中国的首都吗?

  国民党增兵东北,哈尔滨未能见证新中国诞生。将新中国的首都设在北京,这里有着众多的理由和依据。

  据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回忆录记载,1948年3月下旬,毛泽东率领党中央机关东渡黄河,进入晋绥解放区时,就已经开始考虑建国和定都的问题了。

  在毛泽东组织平津战役中,解放军对北平“围而不打”,最终使千年古都北平得以和平解放,其中便有定都北平的考虑。

  不过,中共中央最早选定的新中国首都既不是虎踞龙盘的金陵南京,也不是古都北京,更不是西北黄土高原的西都长安,而是具有“东方的莫斯科”之称的哈尔滨。

  1945年8月,苏联红军和东北抗日联军一举解放了哈尔滨,结束了日本帝国主义长达14年的侵占,哈尔滨成为全国解放最早的大城市,而且它一直是中共中央东北局、东北行政委员会所在地,是我国东北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

  毛泽东非常喜欢欣赏中国地图,在他心目中,中国如同一只雄鸡,而黑龙江犹如一只展翅翱翔的天鹅,哈尔滨市就是这“天鹅项下的珍珠”。考虑到哈尔滨是当时全国最安全的大城市,与苏联最近,便于取得苏联的支援和帮助,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特地批准其为“特别市”,准备在这里宣布建立新中国。

  而就在这时,东北战局发生了剧变,国民党在美国支持下疯狂地向东北增兵,抢占了交通要道。面对此种情况,毛泽东果断决定,党中央不再迁往东北。

  随着解放战争进程的加快,南京、西安、洛阳、开封、北平等城市纷纷在毛泽东眼前浮现。最后他的目光锁定了北平。

  聂荣臻建议和平解放北平,毛泽东表示认同

  而此时,参与指挥平津战役的聂荣臻也在反复思考着能否争取和平解放北平这一问题。他之所以这样想,一是为了让这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都免遭战火毁坏,二是他在西柏坡与毛泽东的接触中意识到了将来有可能会定都北平,应最大限度减小其损失。特别是当时驻守北平的国民党将领傅作义有谈判的意向,通过他大女儿傅冬菊提供的情报,可以及时掌握他的最新动态,进行正确决策。这就更加坚定了聂荣臻和平解放北平的信心。

  于是,聂荣臻向罗荣桓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应该尽最大的可能争取和平解放北平。如果党中央决定定都北平,再把它打个稀巴烂,到时候连个住处都没有。罗荣桓充满自信地说:我们要用枪杆子做后盾,逼着傅作义放下武器,走和平谈判的道路。

  事关重大,聂荣臻向中央军委做了汇报,再次明确建议:攻下天津,迫使傅作义就范,争取北平不战而解决。毛泽东同意了聂荣臻的看法,指出:“今后,我军作战主要是夺取大城市。能和平解决的尽量和平解决。北平最好不打!中国人民为解放事业流的血实在是太多了!”可见,聂荣臻的战略眼光得到了毛泽东的认同。

  1949年1月14日,天津战役打响了,海河两岸瞬间就笼罩在了浓烈的炮火硝烟之中。经过29小时的激战,我军一举攻占天津。坐镇北平的傅作义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被迫同意和平解决。我军攻下天津的第二天,傅作义便派代表与聂荣臻等人再次会谈。双方达成了北平和平解决的初步协议,终于使北平完整无损地回到了人民手里,创造了解放战争中著名的“北平方式”。北平的和平解决为新中国定都北京提供了有利条件。

  西柏坡受命,叶剑英预言北平将是新中国首都

  毛泽东是伟大的战略家,他总是善于统筹兼顾。平津战役的隆隆炮声刚刚响起,毛泽东便着手部署接管北平的工作。1948年12月中旬,中共中央任命彭真为北平市委书记,叶剑英为北平军管会主任兼北平市市长,统一领导北平的接管工作。在西柏坡,毛泽东一见到来接受新任务的彭真和叶剑英,就满怀期望地説:“这次接管北平,影响到中外。你们务必要像接管沈阳、济南那样,取得更好的成绩,不要落在沈阳和济南之后。另外,还要特别防止出现过去某些‘左’的做法。” 尽管前线战事紧张,但毛泽东还是就北平接管等问题专门作出指示,虽然当时还没有明确要将北平作为首都,但叶剑英、彭真已经清晰地意识到,这决不是一次简单的接管任务,它包含着领袖更多更深的考虑。他们当即向毛泽东表示:决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努力完成好这次接管任务。 任务艰巨,时间紧迫。离开西柏坡,叶剑英和彭真就全力地投入到了繁忙的接管准备工作之中,从各地抽调的1000多名干部迅速到保定集中。1948年12月17日,中共北平市委第一次会议在保定召开,研究有关接管工作。叶剑英在讲话中阐述了接管北平的重大意义和具体要求。随后,叶剑英和彭真率领接管人员先后抵达北平西南的良乡,利用解放军和傅作义谈判的这段时间,抓紧教育训练接管干部。叶剑英在良乡的一个庙里专门为接管干部作了几次形势报告。他明确告诉大家:“北平是中外闻名的历史文化古都,将来有可能成为新中国的首都。其接管工作进行得如何,直接关系到我们共产党和解放军的声望,关系到其他尚待解放城市的接管工作。我们务必要把眼前工作搞好。”叶剑英能讲出这样有关定都北平的预见性的话,在当时也是非常有远见的。

  1949年1月31日,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从2月初开始,北平的接管工作就在叶剑英和彭真领导下全面展开了,接管工作到4月初基本完成。接着,叶剑英又积极加强了北平的治理,包括维护社会稳定,恢复发展生产,关心市民生活,改善文化教育等等,这些卓有成效的工作,为新中国建都北平和未来首都建设与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北平的接管工作也受到了中外舆论的赞扬,就连国民党统治区的《新闻天地》也刊文报道:“叶剑英领导的中共干部打稳了中共未来首都的基础。接管是审慎、周到、仔细、严密的。几乎达到了尽善尽美的程度。”8月份,叶剑英调往华南,聂荣臻继任北平市市长。

  王稼祥的远见卓识使毛泽东下决心定都北平

  1949年1月,东北局城市工作部部长王稼祥赴西柏坡参加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并去看望了毛泽东。交谈中毛泽东说:“我们很快要取得全国的胜利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我们的政府定都在何处?”毛泽东接着又说:“历史上,历朝历代不是定都在西安,就是开封,要不就是南京、北平。我们的首都定在哪里合适?中央虽有个考虑,但还没有最后的答案。”

  “这是一个十分重大的问题。”王稼祥的神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实际上,他也曾考虑过这个问题。他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侃侃而谈:“依我看,现在国民党政府的首都南京,虽然自称虎踞龙盘,地理险要,但只要翻开历史就会知道,凡建都金陵王朝,包括国民党政府都是短命的。这样讲,带有历史宿命论的色彩,我们当然不相信这一套。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南京离东南沿海太近,从当前的国际形势来看,这是一个很大缺陷,我们定都最好不选在南京。”

  王稼祥接着说:“再看西安,它的缺陷是太偏西,现在中国的疆域不是秦汉隋唐时代了,那时长城就是边境线,现在长城横卧于中国的腹地。因此西安在地理位置上已不再具有中心的特点。这样一来,选西安为都也不合适。”

  毛泽东表示赞同。王稼祥再论:“黄河沿岸的开封、洛阳等古都因中原经济落后,而且这种局面不是短期内所能改观的,加之交通以及黄河的水患等问题,也失去了作为京都的地位。”

  毛泽东一笑相应地问道:“那么,哪里可以定都呢?”王稼祥沉稳地説:“我认为我国首都最理想的地点应选在北平。北平位于沿海地区,属于经济发达圈内,而且扼守连结东北与关内的咽喉地带,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可谓今日中国的命脉之所在。同时,奇道它又邻近苏联和蒙古,无战争之忧,虽然离海较近,但渤海是中国内海,有辽宁、山东两个半岛拱卫,从战略上看也比较安全,一旦国际上有事,不至立即使京师震动。此外,北平是明清两代的帝都,从人民群众的心理上也乐于接受。考虑到这些有利条件,我认为首都应定在北平。”

  毛泽东听了如此痛快淋漓的意见后甚感欣慰,连声称:“有道理,有道理。”毛泽东一边笑着,一边说:“稼祥,你的分析正合我意。看来,我们的首都就定在北平。蒋介石的国都在南京,他的基础是江浙资本家。我们要把国都建在北平,我们也要在北平找到我们的基础,这就是工人阶级和广大的劳动群众。”显然,王稼祥的远见卓识使毛泽东最终下定了定都北平的决心。

  3月中旬,毛泽东和中共中央领导机关从西柏坡迁往北平。

  9月21日至30日,在北平召开了新中国的第一次盛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会议讨论审议了关于拟定国都的意见后,开始表决,全体代表一致举手通过,确定新中国的首都设在北平,并自当天起正式将北平改为北京。(原载于《福建党史月刊》)

  从地理位置上看,当年朱棣定都北京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

  北京这个位置,是东北、西北、华北的关键点,是沟通三北的交通要点,换句话说定都北京可以最便捷的控制当时ZG的三大基本盘三北地区。

  从政治上看,北京远离KMT控制的核心地区江浙,也不是传统的租借城市,受传统势力的影响会比较小。

  从安全角度来看,最少上海是不合格的,一方面作为沿海城市,直面大洋,当时的海军起不到保护作用、另一方面直到五十年代,台湾空军还在空袭上海,从安全角度压力太大,以此类推杭州、福州、广州等都不合格 。

  从北京本身来说,当时北京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大学比较多,而且其中很多人都是进步学生 。而恰恰就是这些进步学生,是ZG在未来掌握政权的基本盘之一 。

  此外大家可能都忽略了一点就是,北京遗留下来了大量的空置房屋,从达官显贵的四合院到王府园林等等,可以在不过于影响一般平民生活的情况下安置大量中央机关和工作人员 。

  事实上直到现在,北京大多数王府依然被部队机关占用,中南海还是中央所在地,钓鱼台也是古建 。

  这主要得益于开国的那些领袖人物,领导者的决策应该是定都北京最为关键的因素。这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比如一开始北京被称之为“国都”,而不是今天耳熟能详的“首都”。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一致通过决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都定于北平,即日起北平改名北京。”1954年宪法确认了这个决议,但将“国都”改称为“首都”。

  当然,他们之所以选择北京为首都,实际上做了很多准备和调研。尤其是在政治协商会议的表决,基本上可以看出新中国定都北京的一些实际考虑。

  1949年6月16日,周恩来主持筹备会常委会第一次会议。会议决定下设研究草拟国旗、国徽、国歌、纪年、国都等方案的小组,组长是中国著名教育家、中国民主促进会负责人马叙伦,副组长由北平军管会主任叶剑英担任,不久又增加沈雁冰任副组长,组员有张奚若、田汉、马寅初、郭沫若、廖承志等16人。经过多次讨论,该小组于9月14日一致提出建都北平,改名为北京,并在当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获得一致通过。

  在表决前,沈雁冰汇报了第六小组的研究讨论意见,提出了定都北平的理由:“国民党反动派过去定都南京,主要原因是在政治上和经济上,便于依赖帝国主义,因为南京靠近上海,而上海是帝国主义和买办资产阶级剥削中国人民的中心城市。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人民自己的国家,它依靠的是中国人民,自不一定要建都南京了。北平为中国的首都已有七百多年的历史。在政治上,北平位于华北老解放区内,人民力量雄厚,规模弘伟,文物集中,是世界上有名的历史的大都市之一,且自五四以来,这里就是新文化思想的摇篮。此外,在地理上,北平位于一个大平原之中,将来有足够的扩充的余地,在交通上是四通八达,有平沈、平绥、平汉、平沪等铁路干线,连络全国各地。总之从各种条件看,北平实具备现代大国首都的各种资格。因此,我们提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应以北平为首都,并改名为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编辑部编辑,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2000 总第20期 上卷,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社,2001,第76页)

  事实上,沈雁冰说的理由包含了以下几点:

  第一就是南京定都有些不合适,对此毛泽东也有相关的论述。毛泽东明确地指出:“蒋介石的国都在南京,他的基础是江浙资本家。我们要把国都建在北平,我们也要在北平找到我们的基础,这就是工人阶级和广大的劳动群众。”

  第二就是北京有悠久的历史和革命传统,在很多时候都起到了革命的先导作用。

  第三,就是北京独特的地缘优势和交通优势。这里就说一点,北京靠近当时是社会主义老大哥的苏联和蒙古,国界长而无战争之忧。

  参考文献:1.王聚英著.新中国定都北京纪实.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

  2.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编辑部编辑,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2000 总第20期 上卷,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社,2001,

  ? 2020 知乎 邮件通知设置

当前位置:主页 > 化学知识 >

声明:本文小可爱科技知识网整理不代表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原文,点击还能查看更多的文章;本文网址: http://www.kozbods.com/huaxue/7516.html

围观: 次 | 责任编辑:小可爱科技知识网



回到顶部